《施宜君专栏》暴力的遗传密码

2020-06-10

《施宜君专栏》暴力的遗传密码

当随着年龄成长后,新的家庭可能会是一个转变的契机,也可能会是另一个牢笼的开始。在很多家庭中,不合宜的管教方式可能是家族里流传下来的传统及束缚,伤人的父母往往过去也曾经是受伤的孩子,如果我们可以看清楚家庭系统中的来龙去脉,会让我们更能谅解这些曾经历过伤痛的大人,也更能贴近的去感受其中的无奈和辛苦,进而找到方法协助他们。

每年 6 月是台湾的家庭暴力防治月,根据卫生福利部保护资料库统计,105 年 1 月至 106 年 5 月成人家暴通报案件超过 14 万件,其中约有 1.5 万件家庭里有目睹家暴的儿童或少年,约占 10.5%。这些目睹家暴儿少直接或间接目击、听闻或感受暴家暴事件发生,可能出现做恶梦、尿床、焦虑、退缩甚至攻击、伤人等行为,影响人格发展相当深远。

虽然统计资料尚未指出这些施暴者或被施暴者过往童年是否有经历过家暴事件,但实务工作中的确有许多例子是施暴者与受暴者过往都有被施暴的家庭经验,导致其日后组成新家庭时也深受影响,使得这种暴力魔咒不断出现与无法断绝。

妈妈小青与 10 岁的女儿小铃遭到先生家暴来到励馨基金会求助,当初因为先生的暴力控制太过窒息而逃离案家。来到安置家园后,没有了先生的牵绊,小青反而不太习惯,会将自己的不安情绪发洩在女儿身上,小青表示如果先生愿意道歉就马上回家。初期先生会打电话威胁要小青回家,但过了几个月后,先生不再与小青联繫,反而使她感到心慌。

小青担心的是,这个曾经相爱过的人难道不再重视我了吗?即使回家后极可能有再受暴的风险,小青仍想着带着小铃回到先生身边一起生活,毕竟这样还是有个依靠…。

小青发现小时候,自己的父母亲也是这样的相处模式。父亲在家话很少,总是努力工作;但回家后因喝酒情绪不稳定会对母亲施暴,自己只能在暗处哭泣。母亲长期的压抑,会在父亲外出时对小青发脾气、毒打,认为小青是害自己与先生关係失和的原因。社工带着小青探索与回想过往生命故事,小青才惊觉原来自己正複製儿时与父母亲的相处模式在孩子身上。

类似的故事在我们实务工作中不断的上演。阿秀曾经与男友分手三次,每次都是因为受不了对方外遇及动手施暴而离开对方,但又因对方的恳求和自己的不捨而回到男友身边。她常常自嘲自己命运不好才会遇人不淑,在恋爱关係中,阿秀很努力的投入感情与付出,却都遇到错的人,但阿秀仍告诉自己不要放弃,一定会遇到合适的对象,不会再受到暴力对待。

上个月阿秀打电话告诉社工,最近又与新男友分手,原因是新男友酒后会动手殴打阿秀…。阿秀告诉社工小时候爸妈关係不好,爸爸经常有不固定的外遇对象,回家后只要妈妈询问爸爸的行蹤便会被殴打,事后爸爸会买很多礼物送给妈妈。妈妈告诉家里的孩子,爸爸还是很爱这个家的,只是一时不小心才动手打人。阿秀在述说过程中发现,自己跟妈妈的想法极为相似,都是不断原谅对方的过错,为施暴者寻找合理对自己施暴的原因,却未能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权益,才会在关係中失去自我,辛苦的面对每一段感情。

社工主要在帮助受暴妇女及其子女脱离受暴的环境,因社工的支持与陪伴,协助受暴妇女离开这段受害关係。但更重要的是,社工如何带着妇女回溯从目睹儿成为受暴者的经历,去看清楚这段关係始末,釐清暴力的原因以及因应暴力时的求生存的姿态,才不会重蹈覆辙而受到伤害。

根据萨提尔求生存姿态模式中可见,它源自一个低我价值和不平衡的状态,当我们感受到可能有威胁时,为了保护自我价值,我们选择採用生存姿态来对抗威胁。这些求生姿态,是想得到他人的接纳,同时隐藏我们内心的恐惧,以感觉到与他人连结。 (Virginia Satir, John Banmen, Jane Gerber, Maria Gomori,1998;John Banmen,2008).

萨提尔模式以外显行为的方式展现人们自我价值的内在感受。分别有:「讨好」、「指责」、「超理智」、「打岔」,及「一致」。

A. 求生存的应对姿态——讨好
当使用讨好姿态时,我们不顾自我价值的感受,而将权力交给他人,或者来者不拒;当我们表现的讨好成功取悦某人时,我们会感到心满意足,直到另一个人的不悦打破这一切为止。B. 求生存的应对姿态——指责
指责和讨好相反,为了保护自己而选择蹂躏别人或环境,由于指责的爆炸性特点,常使用指责的人也常常切断和他人亲密的联结。C. 求生存的应对姿态——超理智
这姿态最明显的特微是过分客观。当使用超理智时,我们不允许自己或别人注意感受,处理冲突的方法是引用研究或数据来证明我们永远是对的。当我们超理智时,我们会从人群里退缩,且承受孤单之苦。D. 求生存的应对姿态——打岔
打岔是企图在讨论问题时分散他人的注意力,一直改变想法,想同时做无数的活动,无法把注意力专注地放在同一件事上。打岔的人相信,只要可以把带有任何程度压力的话题转移注意的方向,就可以生存下去,但原本的问题得不到帮助。

受暴妇女与施暴者的互动过程中,可回溯至儿时经验,女性目睹家暴者在幼时家庭中学习到自我贬抑与低自尊的信念;因家暴经验的影响,藉由别人的行为来界定自己有没有价值。当我们爱与被爱的基本渴望受到威胁时,为了维持关係或保护自己,我们可能选择讨好、指责、超理智或打岔的求生应对姿态。

《施宜君专栏》暴力的遗传密码

就亲密关係互动里,若两人的互动模式仅停留在某一种姿态中,可能会使亲密关係失去平衡且越来越纠结。若在互动中当感到痛苦时,有人会选择转换姿态;但也有人会选择继续维持姿态。毕竟这些应对姿态皆非平衡健康的模式,我们仍需要釐清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望,以及正视自己害怕失去和无法面对的事实,才有办法让自我内在与外在有一致性的表现。

我们在防治家暴及目睹家暴工作中的发现,需要以整个家庭系统来看脉络。妇保工作主要是引导受暴妇女探索自己过往童年经验,并且与现在的困境连结,不再将家暴视为单一事件或个人问题。而当我们在提供目睹家暴儿少服务时,除了心理辅导外,也协助她们釐清暴力的原貌,不再有过多自我责难,或内化大人的因应模式,引导她们学习正确理性的因应能力,使其在成长过程中有力量保护自我的身心,并建立健康的自我价值,减少代间传递的情形。因此目睹家暴服务不仅为了防止他们成为未来的施暴或受暴者,也为了让他们在暴力环境中形成的非理性与不健康信念,有机会得到调整与找到出口。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女人想想】暴力的遗传密码——女性目睹儿成年后的亲密关係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