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论坛》生命故事书写团体 性伤害的疗癒之路

2020-06-10

《想想论坛》生命故事书写团体 性伤害的疗癒之路

本文作者为王佳文,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

国外许多研究报告均指出:性侵害行为对受害者所造成的伤害是严重且永久的,而且是一种身心全面性的伤害。从 1991 年开始,励馨基金会便积极关注性侵害受害人。性侵害事件案型(如强制性侵、权势性交、趁机性交、未成年非强制性侵……等)及对象(成人、儿少、移工……等)差异性大,服务对象往往呈现多元之样貌与需求,除了在性侵害事件后提供生活重建等各项资源及协助,我们更看重的是如何陪伴身心受创的被害人,一同走这段不容易的疗癒之路。

《想想论坛》生命故事书写团体 性伤害的疗癒之路

励馨台北分事务所办理性侵害被害人生命故事书写团体,邀请四位曾遭受性伤害的少女参与。透过生命故事分享与个人性历史书写,使参与少女对过去发生的性侵害或不愉快的性经验,在充满支持感的情境下,有机会「再经验」与「再理解」。书写团体帮助少女看见过去经验与对自己生活及生命的影响,接纳痛苦、愤怒、自责、羞愧以及其他情绪,进而发现内在隐藏的期待、感受及渴望,学习自我照顾以减缓创伤经验的干扰,进而逐渐找回自我控制感,提升内在能量。还记得团体办理的期间,恰好多是在阴冷下着小雨的午后,彷彿在呼应这个主题的沉重,迎接四位有着稚嫩脸孔的少女后,开始这段未知旅程。

交往关係变质 被害人噤声陷孤独

印象中最深刻的两次团体,一次是少女们运用表达性艺术媒材,书写一个爱情故事,从中少女们分享自己对爱情的想法、对爱情的渴望担心、如何找到真心爱自己的人。四个爱情故事都是从美好、单纯的相遇开展,象徵少女渴望的爱情是充满期待而美丽的,但接下来的发展,故事中有的主角被喜欢的人欺骗了,然后被对方抛弃;有的主角对自己的外表没有信心,觉得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自己;有的主角被喜欢的人伤透心,从此封闭自己的心灵,不再相信爱情。几乎每一个故事的结局都是哀伤的,能够感受到少女过往对爱情的盼望,渴望被爱、被拥抱,却遭遇了背叛、谎言、伤害,对自己失去自信,因此无法在爱情的花园里盛开。就如少女写下如此的话语:「我觉得非常非常难过,心中就像迷宫一样,找不到走出去的方法。」

根据卫福部保护司统计,12 岁至 18 岁性侵害被害人与加害人的关係,以交往关係为最多,佔此年龄层的 23.75%。在实务现场,我们发现部分有心人士利用被害人对关係、对爱的需求,剥削少女的感情、侵害她们,有时候甚至会听到「谁叫你要跟他交往」、「谁叫你要跟他出去约会」等声音,如此再度撕扯被害人的伤口,忽略了被害人想被陪伴、被疼爱的心情。而性侵他人的加害人,才是真正该受责备的人。由于这样的社会氛围,性侵害被害人想开口对其他人道出这些经验时,往往因外部质疑而噤声了,使被害人被推向孤独的处境。

因此,团体的下半段时间,我们让少女们对彼此的问题产生好奇,提出问题,在原本的故事里加入不一样的观点。因此,故事书写得以发展新的支线,从书写整理自己的经验,从倾听认识其他人的内心,从回馈感受到支持及力量。

写信给受伤的自己 接住彼此伤痛

另一次团体是分享生命中不愉快的性经验,一位少女主动谈起自己曾经拿掉加害人(当时男友)小孩的心情,包含着许多愤怒、对方冷淡分手的失落感,还无法从这些複杂难受的情绪中走出来,引起另一位少女主动表示有过相同经验。她回应很难原谅当时的自己做出拿掉孩子的决定,她是一个很喜欢小孩的人,但是想到自己是单亲家庭的经验,成长过程中受到许多歧视的眼光,以及来自家庭的压力等,不想在还没準备好的时候,让孩子背负这样沉重的负担。所以现在的她,尽量会去参与跟儿童有关的志工活动,透过这样的方式弥补对孩子的罪恶感,也鼓励少女不要留恋那个伤害自己的人,人生很短,可追寻更多重要的事情。但也有一位少女说道,她的爸妈也是在很年轻的时候把她生下,虽然她最后也是单亲家庭,但现在的她很感谢当时爸妈的决定,她才有机会认识这个世界。她回馈不管怎样的决定,要面对的事情都很困难,所以都是很勇敢的,也主动给少女拥抱,想要给她满满的力量。

在团体的最后,邀请成员写一封「给受伤的自己」的一封信,信中我们看见这些还没完全癒合的伤口仍隐隐作痛:「很抱歉五年的我,如果当时不跟他们出去,就不会让妳被性侵了」、「没有这些事,多一些快乐的回忆,就不会活得这幺痛苦」。但也因为团体治疗性的因子介入少女崎岖的生命经验,少女们在团体的分享是被全然接纳及支持的,心情被其他人撑住了,因此也在信中看见「疼惜自己是重点,不要对已经受伤的自己不好了」、「希望妳能原谅当时不懂事的我,我知道走出来不容易,妳不是一个人」、「加油吧,坚强的孩子」,以上致这些没有被打倒、依旧勇敢面对生活的灵魂。

性侵害加害人大多是熟人,因此伤害自己的人,都是自己信任的人,在性侵害事件过后,被害人对人的信任感、对环境的安全感和自我掌控被破坏殆尽,可能会有好长一段时间,很不容易也很辛苦地支撑自己继续生活着。「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复原?」这是每个性侵害被害人都在问的问题。疗癒之路是曲折的,可能会时好时坏,以为终于摆脱了梦靥之后,又可能因为一个很像加害人的背影闪过,又陷入恐惧中。

因为每个人的状况、心理状态及资源程度不同,复原的速度也有差异。但从实务经验来看,是否能提供稳定安全的情境,让被害人在具有支持感的情境下揭露事件,并感受到不被批判、能决定说的程度与速度的掌控感,细腻地理解发生性侵害的当下,她/他已经做最大的努力保护自己,接住被害人所有的心情──哪怕是无声的陪伴,都是最有力的支撑。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