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与热情之间

2020-06-19

冷静与热情之间

周渝民、张钧甯,这两个看似处于平行线两端的人,因为一部戏《回家》而有了牵连,也因为我们的封面採访而流露了真性情。
原来,看似忧郁王子的周渝民、外表冰山美人的张钧甯,内心都有座别人看不见的火山,隐藏着对于戏剧、爱情以及人生满满的热情,一触即发⋯

张钧甯 冰山美人心里的火山

这回採访前,我突发异想,问了周围朋友,关于张钧甯,你觉得她是?「冰山美人、气质清新、好像很ㄍ一ㄥ耶、有点神秘、很聪明吧、优雅知性⋯」大家脱口而出的形容词,清一色「偏冷」,于是乎,我们也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觉得张钧甯就该是位充满理性,甚至有点距离的女星。因此,当这位知性美人在访谈中,突然露出娇俏神情说:「谢谢大家抬爱,我是知性女星,不是冰山美人啦,我可是热情如火!快来追我吧!」众人无不跌破眼镜。原来,冰山底下是座火山啊,冷静理性有时不过是知性女星不想让人一眼看穿的保护色。

张钧甯坦言:「过去,我是真的很ㄍ一ㄥ啊!标準处女座的完美性格。」从小,张钧甯就是爱躲在人群里,她特别害怕被注意,凡事都希望规矩低调,甚至被妈妈形容是有点胆小、让她担心的孩子,然而这样的张钧甯,却踏上了演艺路、来到聚光灯下,瞬间她的所有一切,不但受到众人瞩目,甚至还被放大检视,让张钧甯上了一堂震撼教育。

「尤其是初入行,刚开始演戏时,被批评的一无是处,我上台大PTT看网友一面倒地批评我演技烂、发音差等等,真的是超难过的,心想为什幺,我都那幺努力了,还要被人家骂?」向来都是资优生的她,甚至萌生离开演艺圈的念头,「但后来想想,这世上有人喜欢你就会有人讨厌你,我何必为了不喜欢我的人而难过呢?继续把戏演好,才是证明自己最好的方法。」张钧甯不自觉地抿了抿嘴角,有种小女孩赌气般的神情。

在戏剧里尽情释放情感

然而,张钧甯确实也发挥毅力,以一部部戏剧、不同的角色,证明她可以办到,如在与周渝民合作的《回家》一戏中,她扮演的是一个活在1945年到1949年动荡不安大时代里的小女人,一个外表温婉、内心强大的女性,张钧甯说:「这部戏对我而言,是个大挑战,因为时代背景差异很大,我必须去理解那个年代的氛围,才能思考雪子在想些什幺?」于是,为了準备这个角色,张钧甯看了很多书,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齐邦媛的《巨流河》等,她把自己完完全全地放进那个时代,进入所饰演的雪子灵魂里,「我演得很过瘾,也透过这个角色,感受到女性的力量。不过,比起我演的雪子,真实的我,真的无法像她那幺勇敢,雪子看似温婉,内在却非常强大,只要知道对方对她有那幺一点爱就已足够,这是我做不到的。」

张钧甯睁着灿亮亮的眼睛说:「我没那幺勇敢,我需要很多的爱。」短短的一句话,却是她花了很长很长时间探索自己、鬆绑自己所得来。她坦言,过去谈恋爱,总是希望自己可以很理性、很自制,「我以前不会去撒娇,其实是希望不要去麻烦对方,但往往因此让对方觉得我好像不需要他。这几年我学会了,原来爱情是需要对方,也同时被对方需要。」语毕,还带着促狭的笑容说:「放心,我已经学会撒娇了。」

曾经,爱是张钧甯害怕触碰的课题,好像谈多了,就会让她变得脆弱;现在,张钧甯认为爱是让人和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事情,因为在受过无数次伤害之后,张钧甯学会了,变得柔软,带点感性,并非展现弱点,反而是让生命有了更多可能性的优点。所以,张钧甯感谢家人对她永远的温暖,最爱对着妈妈撒娇,她喜欢在戏剧历经喜怒哀乐,尽情释放情感;她更勤于公益活动,帮助更多生命走向美好;她也依然相信一见锺情,更满心期待一个理想中「斯文男子汉」的永远陪伴,如果你也看到了这点,就知道冰山美人心底的火山,其实是如何的炽热。

周渝民 自闭王子的炽热演员魂

老实说,贴身採访F4的花美男周渝民仔仔前,我有那幺一点担心,因为传说中他非常寡言,因为传说中他自闭忧郁⋯。如果一个受访者,面对着我的问题,却像不吐沙的蚌,那该如何是好?文章怎幺写啊?採访的前一天,我一直担心着。然而,事实是,仔仔非常幽默,不时逗得现场人员笑得开怀。更意外地发现,近几年来,不断挑战各种角色演出,每回都让人眼睛一亮的仔仔,他接的戏可并非纯属偶然,正因为他有一个炽热如火、不断爆发的演员魂,所以刻意接不同戏路的电影,难度愈高,他就愈爱,因为他希望被记住的不是偶像花美男仔仔,而是一个名为周渝民的实力派演员。

这一点,周渝民确实成功达阵,犹记得2009年《痞子英雄》登场时,周围朋友便不断讨论仔仔饰演的陈在天,他是如何把一位外表浪蕩,但内心正直勇敢的痞子警察,传神演出!其他如杜琪峰导演的电影《蝴蝶飞》、中日合作的《鬪茶》、《爱你一万年》,与范冰冰合演的中国大陆年代剧《金大班》,及近期的电影《新天生一对》、《忠烈杨家将》,及刘玮慈製作的时代大剧《回家》等等,每一部戏,周渝民挑战的角色,截然不同。

周渝民:「我真实的人生很乏味,就是宅男一个,但演戏不同,我可以投入不同角色,过很多的人生,这很特别。」

向来有点漫不经心,看似没企图心的他,抿了抿嘴,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说:「其实我是刻意的。」仔仔说,他一出道,就被大家认定为花美男,找他演的戏,永远是纯爱偶像剧,「我跟很多导演聊过,他们对F4的印象太强烈,总说男人的样子、成熟的样子,不属于我,也因此,除了浪漫爱情的剧码外,製作人永远一开始都不会想到我。」

有计画的创造多元戏路

于是,这个看来好像万事万物都不是那幺在乎的男人,心底暗暗地下定了决心,要成为一个实力派演员,「我要不管是什幺角色,导演第一个都会先想到我。」于是,周渝民计画性地花了2到3年,去留鬍子、练身体,让自己看起来更man;他说,外表得先改变,才有演出不同角色的可能性,「我一出道就站在浪头上,但我知道如果只是满足于别人对你的喜欢,一直去演纯爱偶像剧,铁定会失去变成好演员的机会,等到30岁后再来改变,就太晚了。」对于演戏的热爱,激发了他沉睡的灵魂,只要谈到演戏,周渝民原本深沉忧郁的眼神便会瞬间灿亮了起来,嘴角也漾起笑容,讲到激动处,还会比手画脚,十分热血,他独到地解析说:「演什幺像什幺,不叫厉害,而是要让角色除了真实之外,还要有一种吸引住人们眼光的魅力,是会激发观众想更加探索那个人物的心理,那才是成功。」

为了演好戏,周渝民的确拼尽全力,如壹电视正上演的《回家》,他在剧中饰演一个台湾医生,却被日军徵召,在矛盾身份与残酷战争中挣扎,角色极具难度、深度,对戏的又是王学圻、张晨光等大腕级资深演员。但仔仔化压力为助力,不仅为戏作功课,还瘦身,以符合男主角在战争中被折磨的情境,王学圻便曾在受访时说:「他平常不擅言语,但一演起戏来,特别投入,也很能吃苦。」

为演戏所受的一切苦痛,对周渝民来说都是值得,那爱情曾经给他苦头吃吗?他说:「还没过三十之前,我与时下年轻人一样,对家庭有着憧憬,也编织完美恋爱的梦;但一碰触现实,就会觉得怎幺跟想像中的不一样,很失落。但现在就会清楚,我又不是跟自己的複製品谈恋爱,本来就会有不同想法,需要磨合。」仔仔说:「我也是平常人,当然会谈恋爱,我希望我的另一半是孝顺的人,做人真诚、可爱。」「我可能会闪婚,也可能不会,这很难说。」谈起戏剧原本激动的神情,此时也平淡了下来,看来,唯有演戏这件事,才能真正点燃周渝民那看似淡漠的心中的无限热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