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2020-06-15

会安(Hoi An),一座位于越南中部的历史古镇。漫步于狭长的街道,两旁的舖屋(Shophouse)游走,这里少了大城市的繁乱,多份小城镇的怀旧。自1999年,会安古城被列为「世界遗产」后,成为越南的旅游热点。

陈旧舖屋,小桥流水,百年会馆,古旧风韵,让游人对会安留下深刻的印象,也吸引人们在「来远桥」和各家会馆前拍照留念。然而,光靠怀旧的风景,便能使会安古城列入「世遗」名录中?还是说这座古城背后隐藏着旅游书没有告诉大家的故事呢?

因纷争带来兴盛

文明总是离不开河流的滋润,会安也是如此。秋盆河(Thu Bon river)从遥远的越南山区流至会安古城,不久便来到出海口。几个世纪之前,多艘船只往来秋盆河口,在会安的河岸上进行贸易,但当时的河岸却是在陈富街(Tran Phu Street)上,这正是为何多数历史建筑聚在这条古老街道上。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会安古城的秋盆河岸,昔日这里是商船泊岸的地方。

会安作为贸易港的历史,可以追溯至公元两世纪。早期占婆(Champa)王国的首都「因陀罗补罗」(Indrapura,又名「林邑浦」),正是设在会安一带,而这里也是东南亚重要的港口。但公元1000年,「因陀罗补罗」被越南人佔领,会安一时间沉夕下来。

帆船在港口中,等待季节风来;会安在多年的沉睡中,静待再次活跃的机会。来到16世纪,越南正处于南北朝的分裂时期。1527年,后黎朝权臣莫登庸篡位,建立莫氏皇朝,但不肯归顺的郑氏与阮氏家族,则在南面进行抵抗。然而,在对抗莫朝的过程中,两大家族却反目成仇,在消灭莫朝后更是分道扬镳,导致新一轮的南北对峙。不过,这场「郑阮纷争」又跟会安有甚幺关係?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十八世纪末的会安港口

当时,广南国(阮氏政权)的土地不论在人口和资源上都逊于郑氏,难以长期跟郑氏对抗,幸好他们拥有一处良好的港湾,也就是会安。广南国于是大力发展贸易,一来以备军需,二来供国使用。会安也凭着地理优势,一跃发展为东南亚的贸易港。来自中国、日本、东南亚各国的船只都来停泊在会安河岸,而随着欧洲人的东来,这处他们称为费福(Faifo)的港口也多了克拉克帆船和白人的身影。16世纪的会安,是「海上银丝之路」的一站,百货汇聚,贸易最盛。

来远桥:见证朱印船贸易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会安古城的来远桥,又称「日本桥」,据说由十七世纪住在会安的日本人兴建,其后木桥由华人和越南人修缮,成为一座古老的庙桥,内里供奉中国道教神明——玄天上帝(北帝)。

说到会安古城最着名的地标,相信非「来远桥」莫属,也就是游客们口中的「日本桥」。广为人知是,木桥由日本人在1593年(猴年)兴建,并在1595年(狗年)完工,因此在桥的两头分别有猴子和狗的石雕。然而,来远桥曾屡毁屡建,现时所见的木桥可追溯至1763年。在16世纪末,日本人和中国人各自在会安河岸上建立两个市街,以便进行贸易。但为何两国千里迢迢来到越南经商呢?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会安陶瓷贸易博物馆内的朱印船模型

自明朝立国以来,因倭寇为患而断断续续地实施「海禁」,明、日两国只能以走私形式进行民间贸易。1567年,明穆宗开放福建漳州的月港(史称「隆庆开关」),让泉州和漳州的商人对外贸易。日本方面,丰臣秀吉结束连接战乱,看中海上贸易带来的巨大润利,于是在1592年批准「朱印船」渡航海外。儘管明、日贸易仍被中断,但两国商人仍可在东南亚的港口,包括会安、马尼拉等进行商贸。

每年1月至3月,海上吹起东北季风,那些获幕府批发「朱印状」(海外渡航许可证)的日本商船从长崎出发,各自前往不同的港口。在1604至1635年间,每年约有10艘朱印船来到会安,船只花上40天便抵达,参加为期七个月的「交易会」。来到秋盆河岸时,港口上聚集来自中国、暹罗(泰国)及其他国家的商船,丝绢、瓷器、香料、木材等珍珠货物,全都汇聚在会安港口上。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日本人绘画中的会安古城

那时候,会安的贸易由名为「艚司」的机关主管。各国商船在贸易前,需要先向「阮主」和大臣献礼,艚司再检查和登记船上货物,并由官府优先选购货物。由于广南国缺铜,造成铜钱紧张,官府一见日本商人的红铜,便立即收购。除了红铜,华商也对日本人带来的另一种金属相当感兴趣,那就是白银。

在16世纪,日本发现丰富的银矿,使人们携带巨额白银,在各地港口购买商品。在会安,他们就以大量白银收购中国的上等丝绸和瓷器,满载而归回国。凭着巨额的白银,日本商人具有控制东南亚市场的能力,影响各地物价的波动。

在会安不仅有跟随朱印船而来的商人,也有日侨商人居住在港口内,并在16世纪末形成一条「日本人町」。这些日侨主要从事仲介商、买办和通事,靠着熟悉当地语言和风俗,为同胞和他国商人服务,掌握当地的对外贸易。然而,随着1635年德川家康禁止日本人出国,中断了「朱印船贸易」,而会安的日本人町也渐渐没落,与越南人同化。时至今天,日本人在会安的遗迹除了「来远桥」,还鲜为人知的日侨墓碑,与日本人的足迹一起隐藏于茫茫稻田中。

华商会馆:会安的华商足迹

走过来远桥,与「失落」的日本人町相比,会安倒是带有不少华人的色彩,如陈富街上有华人会馆、关帝庙,连「会安」这个名字也是来自汉语。会安开埠以来,除了日本人在此建立日本人町,中国商人也在港口建立华人聚落,两国商人各自居住在所属的市街,各依原有的习俗生活。然而,到底华人从何时来到会安?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放置在福建会馆内的中国帆船模型

相传在1444年,出身福建泉州的明海和尚来到会安,创立「祝圣寺」(Chuc Thanh Pagoda);而中华会馆也曾收藏一件「五百年遗鼎」,据说鼎上提及「江浙会馆」及「成化」。由此推测,在15世纪时,大明华人来到会安从事传教或经商,而早期的华商可能来自江浙地区。可惜,古鼎却遗失了,下落不明,有关华人在会安的最早期历史,也可能难以考究。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会安关帝庙早在1653年已存在,是古城内最旧的庙宇建筑,供奉关羽父子、赤兔马、白鹤马等。

不过,从陈富街上的历史建筑中,可以确定至少在17世纪中叶时,华人已经在会安聚居经商。在中央市场附近的关帝庙(又名「澄汉宫」),是会安古城内最古老,也是最具规模的华人庙宇,早在1653年已经存在。除了创立庙宇,华商也在会安组织各自会馆。福建闽商紧接江浙商人来到会安,在此建造一座「茅庙」,在60年后,他们于1757年重修为「金山寺」,也就是今天的福建会馆。其后,粤商建立「广肇会馆」,潮州商人成立「潮州会馆」,海南商人创立「琼府会馆」。随着华商陆续到来,他们在1741年成立「洋商会馆」(中华会馆前身),作为华商们的总馆。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福建会馆建于1757年,前身是茅庙金山寺,是会安最大的会馆。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广肇会馆的建筑风格表现强烈的岭南特色,但会馆内却供奉天后和关羽等,带有闽南色彩的神祗。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中华会馆原名「洋商会馆」,是会安华商的总馆,早在1741年已成立。

这些华商会馆,不仅是各地同乡商人议事的地方,也是一座庙宇。会馆内多供奉天后(即妈祖)和关帝,前者是广为人知的海上女神,保祐水手和商船的安全,后者则是与商业有关的财神。另外,一些会馆供奉的神祗亦与越南历史有关,如潮州会馆供奉的「伏波将军」,相传是镇压越南「二徵起义」的东汉名将马援;而琼府会馆的「昭应公」,就是悼念1851年惨遭海盗劫杀的180位琼侨。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潮州会馆供奉的主神是伏波将军马援,他曾经在越南镇压「两徵起义」。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琼府会馆为海南人的会馆,内里供奉的「昭应公」为1851年惨遭海盗劫杀的180位琼侨。

在17世纪末,华人在会安的人口远多于日本人,特别是在日本锁国后。当时,会安有一条约四里的沿河直街,相信位于今天陈富街一带,有众多华人居住,街上商行店舖连绵不断,当中大多是闽人的房屋,而这些华商都迎娶当地女人,以便经商。当然,并非所有在会安皆是经商的华人,也有一批华人背负灭国饮恨的包袱,他们是「明乡人」。

明乡萃先堂:明朝遗民的故事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明乡萃先堂是会安明乡人的会馆,也是他们的义祠。

在关帝庙不远处有一座「明乡萃先堂」,约建于18世纪末期。有别于华人庙宇及会馆,萃先堂内供奉并非天后和关帝等神明,而是「十大老」及「三大家」等明乡人的祖先。这种似「华」非「华」的特色,多少反映明乡人的族群特点。不过,为何在同一座城市内,却出现这种截然不同的华人族群呢?

1644年清兵入关,大明帝国大势已去,皇族宗室、大臣及将领纷纷到国外四散,如郑成功在台湾建立「明郑」政权。除了郑成功,明朝遗臣陈上川和杨彦迪,则在三藩之乱后率3,000余部,逃往广南国的会安。面对这批明朝遗民的到来,广南国阮主阮福濒决定收留他们,一来是对宗主国(大明)的同情,二来是打算借助他们来开发南方疆土。这批华人于是在越南落地生根,并纳入当地行政体系,名为「明香社」(后来又名「明乡社」),带有「维持明朝香火」之意。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明乡萃先堂内供奉的是「十大老」及「三大家」等明乡人的祖先,而非传统华人的神明。

早期的明乡人怀有强烈的民族意识,他们身穿明朝汉服,按照中国人的传统生活,可见他们还存有复国的希望;而他们对广南国的商业、开闢疆土等贡献甚多,一些人更在朝廷担起重职。因为明乡人颇受当地人的尊重,得到较优权益,所以不少在会安居住的清国华人后代也自认是明乡人。

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位于关帝庙后面的明乡佛寺,现已改建为「会安历史文化博物馆」。

在18世纪末,西山阮氏(有别于广南国的另一派阮氏)结束长达百年的「郑阮纷争」,越南回归统一。在1829年,阮太祖下诏称明乡人家族不得复返中国,意味着朝廷把这批华侨视为本地人。而随着明乡人的越南化,他们已不同于以会馆为首的华人,成为带有华人血统、却地道的越南人。不过,祖先们离乡背井的往事,依然印证在明乡萃先堂上。

21世纪的「商埠」?为何会安古城能被列入「世界遗产」?一段关于越南古城与大明皇朝
今天的会安,同样有来自各地的外地人,但他们不是昔日的商人,而是游览古城的游客。

直到18世纪末,会安仍然是东南亚海上贸易的重要港口,但随着19世纪的到来,会安也迎来前所未有的挑战。首先,由于秋盆河带来淤泥,使会安港口的河道愈来愈窄、河床愈来愈浅,不利于新型蒸汽船的使用。同时,越南正受到西方国家的入侵,特别是法国,使阮朝政府不得不限制对外贸易政策。在这样不利的困境下,会安作为贸易港的地位被邻近的岘港(Da Nang)所取代,渐渐淡出国际经贸的舞台,回复宁静小镇的面貌。

今天的会安,因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关係,成为越南中部的旅游景点。街上人来人往的情况,相信不逊于古时的「交易会」,无数的外地人在这里游览景点、光顾商店,看似回到昔日商埠时的繁华。

参考资料尼古拉斯‧塔林(主编)(2003年)。《剑桥东南亚史(第一册)》。云南:云南人民出版社。李庆新(2003年)。《贸易、移植与文化交流:15 – 17世纪广东人与越南人》。「第二届海外华人研究与文献收藏机构国际合作会议」发表之论文,香港中文大学。黄兰翔(2004年),《华人聚落在越南土地上的深植与变迁:以会安为例》,《亚太研究论坛》No.26,2004,154-191页。Hoi An Centre for Monuments Managements and Preservation (2008). “Impact: The Effects of Tourism on Culture and the Environment in Asia and the Pacific: Cultural Tourism and Heritage Management in the World Heritage Site of the Ancient Town of Hoi An, Viet Nam”. Bangkok: UNESCO, 2008.李庆新(2010年)。《濒海之地—南海贸易与中外关係史研究》。北京:中华书局。蒋为文(2013年)。《越南的明乡人与华人移民的族群认同与本土化差异》。《台湾国际研究季刊》期刊,9(4),63 – 90页。

相关评论:越南最后王朝阮朝的故都:走「顺化」一趟,体验越南两千多年历史的沧桑与活力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