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又熙专栏》你真的能分辨加害者与受害者吗?

2020-06-10

《施又熙专栏》你真的能分辨加害者与受害者吗?

11 月 15 日上市之后,我一直想要好好把纸本书从头阅读一次,看着笔电萤幕的原稿跟纸本书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然而,种种学校事务、其他紧逼着的写作死线、分享会让我只能抽空,几页几页的看,更别提我是个不合格的行销者,出版月余,我都一直忙着其他工作,没有好好地做网路宣传,原定要自製影片的也都迟迟未推出,甚至连分享会后应该有的心情感受也都没有写下,真该打屁股。

《施又熙专栏》你真的能分辨加害者与受害者吗?

但是这期间不断接收到读者或朋友的读后回馈,让我有很多的感动,我们都知道一本书并不是出版之后就结束了,事实上恰恰相反,出版才是真正的开始,能否掳获读者的心,感动读者才是考验的开始。

月初在敦南夜讲堂的第一场分享会,来的人不少,认识的,不认识的,我细细说着创作的种种前因与后果,看着相识的朋友与陌生的脸庞跟眼神,听到交流时间的来宾感人分享,让人有更多的反思。

一位同我一样的二代女大姐说着她父亲在华山车站的故事,随后,一位我的朋友突然表示也要分享,让我有些错愕,因为一直觉得朋友在这样的场合多半是沈默聆听的,可是她那天却分享了非常重要的心情与大多数人没有想过或听过的,关于他们家的故事。

朋友的父亲恰恰是当年在华山车站那边等待移送政治犯前往绿岛的军舰上的军人之一,但是她的父亲终其一生都处于噤声的氛围之中,总是对家人耳提面命不要相信外人,不要随便与他人交谈,因为他看见了很多自己无法掌控的不幸事件,即便是军中同袍也可能随时消失不见,于是,虽然父亲的缺席会影响女性与异性的相处,但朋友说,她与父亲关係紧密,也同样受到父亲一生的影响,这辈子都觉得不能相信外人,不能相信男人,她的结语是父亲对女儿的影响是无远弗届的。

不论是朋友谈及父亲的故事或是提到自身受到父亲的影响,都反映出与我书中相应和的内容与主题,这就是《向着光飞去》在讨论与描述的故事与议题。

会后,朋友也跟我说,她从未想过这辈子会有需要担心自己可能被贴上加害者后代标籤的一天。

促转条例通过了,但这不是杀戮时代的开始,而是一个对话契机的起端,我是这样期待并且在每一场分享会中努力地传递与实践的。朋友该被贴上加害者后代的标籤吗?谁又是加害者?谁又是受害者?

但,如何重新定义?唯有真相真正呈现的时候才是定义的机会,所以是政治档案公开就够了?那些就是真相吗?我相信还不够,我们需要更多民间的故事,大众的故事,让我们去理解过往那些可能被侷限定义在另一边的人们与家庭,他们也同样被白色恐怖所影响着,丝毫不比我们少,只是过往从没有这样的机会让大家开始聆听。白色恐怖对台湾的伤害从来都不是一分为二的,一半的人是受害者,一半的人是加害者,白色恐怖对台湾的伤害无庸置疑是一种全面性的重大伤害,即便已经解严三十年,这些创伤与后遗症仍未逝去,所谓的转型正义,该做的是找出真相,面对伤口,让彼此拥抱,等待伤口癒合,成为台湾一股新的重生力量,而不是在无意中成为新一代的加害者。

《施又熙专栏》你真的能分辨加害者与受害者吗?

朋友的话让我心酸,一位在军中必须要服从权威的军人,看到的可能是冲击着他的价值观的时代悲剧,但他该怎幺办?他无人可诉说,也不敢诉说,而他的家人也怀疑着外面都是危险的世界,他们也是受到伤害的一群,但过去没机会可说,现在却担心会被粗糙地定义为也是加害者。更别提我们也有一群所谓外省第二代第三代的朋友,他们是如何被粗鲁地定义为外省仔,却从未好好听他们比我们更坚贞热爱台湾这片土地的心声,因为我们都有太多的愤怒了,这些愤怒是因为过去的不能说与不敢说。

《向着光飞去》里面有一段描述,柳絮提到对于加害者第二代第三代是否需要道歉的看法,作者写书真是真真假假,全然的真实是历史、是传记,小说是虚构的,所以才好看,但是再如何地虚构也总会有作者的思想在其中,这是我不能否认的,诚如我在分享会裏分享的,也是柳絮说过的,因为自己曾经无辜被伤害过,体会过那巨大的疼痛,因此不想把自己的痛也放在他人身上,如果那所谓的加害者后代是无辜的,不是协力者,那为何后代需要出来承受家人犯的过错?我年幼时,又何至于需要被拉到升旗台上公然羞辱呢?

更何况,加害者如何定义,还是一条有待努力的长路,当然我讲的需要再定义也不是蒋氏。

第二场分享会有现场的朋友也分享了他朋友父亲成为老兵的故事,朋友的朋友的父亲当年是在上海的十几岁年轻人,去澡堂洗完澡出来,世界幡然大变,街道上人潮汹涌全是逃难的惊慌,十几岁的孩子穿着浴衣被人群推挤着上了船,就这样来到台湾,受到船上一位军人的照顾,也只好成为军人,最后成为我们口中的老兵,这故事听了好笑又有着好心酸的悲伤,可这就是我们需要去聆听的许多故事之一,无奈的身份与成为那个身份的原因。

月中的第二场分享会有位朋友问我,台湾真的有对话的契机吗?

我想,我们需要这个社会先有一个氛围,一个安全且愿意聆听的氛围,让更多像我朋友父亲的经历与无奈老兵故事更真实地被这个社会听见,大家才能去体会,白色恐怖对台湾岛的伤害,也唯有一个不会被任意贴上标籤的氛围,才能让其他一群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心声的朋友也愿意放心地开始告诉我们,关于他们的故事。

唯有聆听,才有机会了解,才能拼贴出最接近完整的拼图,而这个社会氛围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去努力,是不是我们会愿意坐下来,有一小段时间,好好听彼此的故事。

因为没有真心的理解与真正的真相,和解,将不可能存在,正义,也是急就章的。

嗯,我这样有像在宣传我的新书《向着光飞去》吗?其实不太像,嗯,出版社一定会不满意,我还是不够努力宣传书,哈哈,但,这是我两场分享会的感受,下一场分享会在台中,也欢迎朋友们一起讨论这样的话题,这些就是展开对话的契机。

噢,我也要谢谢每场会后写私讯给我或是在各自部落格或脸书上分享的读者朋友们,谢谢你们告诉我,你们在分享会里的感动,也愿意信任我地告诉我,你们读完书之后,受到的感动、震撼与帮助,你们的每一个回馈对我都是最大的支持,谢谢你们。

《施又熙专栏》你真的能分辨加害者与受害者吗?《施又熙专栏》你真的能分辨加害者与受害者吗?向着光飞去 (上下册)
    作者:施又熙出版社:远足文化出版日期:2017/11/15读册生活购书PChome 24h 书店购书金石堂书店购书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